您的當前位置: 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新聞資訊 News
行業新聞
儲能之治 用好可再生能源“最后一公里”
作者:  來源: http://www.664547.tw/hyxw/n1345.html   發布時間:2020-11-12

北極星儲能網訊:2020年上半年,“最后一公里”出現了一個新變化:光儲和風儲開始被寫入政策,并有望成為大型清潔能源基地的“標配”。

不久前,福建省九地市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GDP數據,在7個GDP增速實現正增長的城市中,經濟體量第二小的寧德市首次躋身GDP增速第一。

很多人認為,GDP增速的快速提升,得益于寧德市本地企業、鋰電池龍頭“寧德時代”的業績貢獻。

的確,在中國不少地方,儲能都貢獻了可觀的GDP。然而,這只是儲能產業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個方面。

今天,身在安徽金寨的貧困戶,已經不需要遠赴外地打工,他們只要通過參與當地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,或參與電站的后勤輔助工作,就能獲得一份穩定的收入。

身在青海的光伏運營人員,無需費力監控數據,他們只要登錄基于“區塊鏈+共享儲能”技術建立的大數據平臺,就不僅可以輕松查詢電站發電收益,而且能管理分配這些收益。

身在四川或陜西的農戶們,也不用發愁自家農產品的銷路。他們只要打開一部智能手機,連上直播,就能把新鮮的產品推銷給千里之外、同樣手持手機的買家。

上面這些真實的場景,正是在過去幾年中,儲能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“支撐”。

打造“綠色銀行”

提到儲能,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類似大型集裝箱的電化學儲能。這些“集裝箱”大都在2018年后出現,由于國內電網側儲能的啟動,電化學儲能也出現了爆發式增長。

但增速快并不意味著體量大。截至2020年6月,電化學儲能在儲能總裝機中占比僅為5.6%,剩下的94.4%包括抽水蓄能、飛輪儲能、壓縮空氣儲能、熔融鹽儲能等。其中,抽水蓄能占比最大、經濟性好,因此很早就被用于扶貧。位于安徽金寨的抽水蓄能項目就是典型的扶貧項目。

2012年6月,我國根據安徽金寨的實際困難和發展瓶頸,作出了集中精力、重點幫扶金寨縣實施“5+1”扶貧項目的決定。其中的“1”,即建設金寨抽水蓄能電站項目。

2015年脫貧攻堅戰打響之后,“抽水蓄能”多次出現在扶貧文件中。

先是在2016年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關于加大脫貧攻堅力度支持革命老區開發建設的指導意見》中,就提出支持老區發展生物質能、天然氣、農村小水電等清潔能源,加快規劃建設一批抽水蓄能電站。

而后的2018年,國家能源局印發了《進一步支持貧困地區能源發展助推脫貧攻堅行動方案(2018-2020年)》。其中明確指出,要加快建設安徽金寨、陜西鎮安等抽水蓄能電站項目。

在這份文件出臺時,金寨抽水蓄能項目已經正式開建一年。盡管開工時間不長,但工程對扶貧的作用已經顯現。

抽水蓄能電站需要巨大的落差,因此項目大多建設在山區。為了便于電站建設,工程首先要進行大量的基礎建設,如開鑿隧道、改擴建關聯道路,以改善電站周邊地區的對外交通條件,便于后期工程推進。

基礎建設最需要人力,從2017年開工后,金寨當地的富余勞動力就獲得了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。此外,庫區道路等基礎設施的優化,也推動了農產品加工等傳統產業的發展,讓當地居民增收成為現實。

很多人會把水電稱為“綠色銀行”,這類工程盡管前期投資大,可一旦建成,將為當地提供可持續的收益。當下,金寨項目尚未完全竣工,但它作為“綠色銀行”的前景被多方看好。

從發電收益看,抽蓄電站是典型的重資產項目,前期投資大,但維護成本低。根據國內現行會計和稅收政策,抽蓄電站廠房大壩可使用100年,一旦40年的折舊計提完畢,電站仍能運轉,為當地帶來可持續的利潤,長期造福地方經濟。

從周邊收益看,山水兼備的抽蓄電站風景宜人,往往更吸引游客。而當地旅游業形成后,則可以以點帶面,催生出更大、更多的消費需求。

用好“最后一公里”

除了“綠色銀行”,儲能還有一個稱呼:可再生能源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眾所周知,風能和太陽能具有波動性和間歇性的特點,而儲能可以減少可再生能源波動對電網的影響,促進可再生能源大規模接入和消納。因此,它被稱為推進能源變革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技術。

當下,無論是分布式項目還是集中式項目,儲能已經成為電站配套建設的一部分。

在中東部一些貧困村,光伏扶貧項目會配備一定比例的抽水蓄能,這樣做的意義在于,提高新能源利用率,增加發電量,切實提高電費收入,讓扶貧項目最大程度發揮應有的作用。

在西部新能源發電基地,儲能與新能源的組合則采取了全新的模式,如在青海魯能海西州采用的“共享儲能”交易模式。這種模式既可為電源、用戶自身提供服務,又可以靈活調整運營模式,實現全網共享儲能,增加了自身的利用率,提升了節能減排的效果。

2020年上半年,“最后一公里”出現了一個新變化:光儲和風儲開始被寫入政策,并有望成為大型清潔能源基地的“標配”。

從3月開始,青海、山東、山西、內蒙古等多個省份在其《2020年風電、光伏發電項目的建設方案和申報要求》等文件中,明確鼓勵“新能源電站配置儲能”。一些地方出臺了可再生能源配套儲能的支持政策,如對按比例配置儲能的可再生能源場站給予優先并網、增加發電小時數等激勵措施。

隨后,一批新能源項目開始招標建設配套儲能設施。據不完全統計,截至2020年8月底,已經有超過20個“光伏+儲能”項目進入招標及建設階段。這意味著,新能源項目開發,或將由傳統單一開發模式向“風光儲”多能互補、打捆外送的方式轉變。

有業內人士指出,從目前的成本上看,“新能源+儲能”或許并非最經濟的手段,但它卻是一種解決新能源消納難題、使電力系統運行更加安全的途徑。

安全是小康社會的前提,能源系統安全則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根基。在2020年全國“兩會”政府工作報告中,“保能源安全”成為“六?!敝?。未來,隨著更多新能源落地,電力系統面臨新的變化,保證能源結構安全就顯得更為重要。因此,儲能需要更靈活地調節資源,支撐能源系統,不在“最后一公里”留下遺憾。

推動“治理”變“智理”

習近平總書記曾在多種場合強調一句話:“小康不小康,關鍵看老鄉”。也就是說,能否實現全面小康,不僅要看經濟體量是否增長,還要關注農村老百姓生活是否發生好的改變。對于這部分群體,需要改變的是觀念和思路。

扶貧必扶智。過去幾年,隨著手機在農村地區的普及,各種知識、技術和思路,通過小小的屏幕傳遞給廣大農戶,提高了他們改變貧困現狀的信心、能力和手段,讓他們在產業發展實踐中提升“造血功能”,切斷貧困的“代際傳遞”。

今天,在農戶們使用“互聯網+”技術完成直播賣貨、登錄平臺分享種植經驗、上線組團討論村務的時候,他們或許并不知道,這些平臺和網頁的背后,還有若干個數據中心。這些承擔著運算功能的數據中心,離不開鉛酸電池、鋰離子電池和鈉離子電池等儲能組成系統的支撐。

在綜合儲能的助力下,數據中心在各地陸續出現。大數據應用的加速,也讓社會“治理”轉向“智理”。

在河北,中國石油華北油田公司利用油田技術優勢,航拍繪制幫扶村馬村的詳細地圖,并利用大數據分析技術,為村里制作扶貧信息庫和規劃資料庫,為后續的扶貧工作打下了信息化、數據化基礎。在數據信息的支撐下,村里建起了能解決100人就業的扶貧車間,通過整合發展手工業、養殖業帶動就業150余人。

在山西,國網山西省電力公司借助電力大數據,開發了“精準扶貧評價系統”。這個系統可以根據各駐村工作隊報送的數據,得出戶、村、縣、市四級“脫貧指數”?!懊撠氈笖怠敝苯臃从沉素毨羧司杖肱c當年脫貧標準指導線之間的差距,幫扶人員通過“脫貧指數”可精準定位存在返貧風險的貧困戶,并對風險等級進行劃分,找準癥結所在。同時,系統通過對幫扶貧困戶用電量的分析,對脫貧狀態進行輔助決策,提升“脫貧指數”判定的精準性。

盡管儲能不會出現在“臺前”,但在大數據應用中不可或缺。在未來,隨著小康社會治理的完善和優化,更多數據中心或將出現,儲能的支撐作用必將越來越關鍵。

甘肃快3正文一定牛 好运彩登录 老鹰vs雷霆 福建快3加奖第一天狂中奖 山西大唐麻将外挂软件 亿客隆彩票·官网|首页 急速赛车开奖结果 南宁麻将13幺怎么胡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865棋牌安卓版下载 大乐透是个骗局吗 波克城市手机安卓版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腾讯游戏麻将来了 内蒙古11选五玩法 免费的四人大众麻将